听一位留学中国的乌克兰女大学生说斯拉夫民族的历史由来

我做外贸认识的乌克兰女孩维拉约我出来喝咖啡,她目前在我们国内留学,攻读中国文化方面的研究生,我很想了解今天她的家乡为什么会是这种状况,所以在深入探讨之后整理成文,欢迎各位闲读评论。

维拉算是有着典型乌克兰女孩的相貌,还是比较符合我的审美观的,没有日耳曼人的深目粗皮,也没有鞑靼人的浓眉大脸,结合了东方人的细腻皮肤,西方人的高鼻金发,轮廓线条明显,让人看了觉得舒服。

自从上次听维拉介绍了斯拉夫民族的一些事情之后,感觉还是有点意犹未尽,特别是不太清楚为何今天维拉的家乡怎么像一块东西方的夹心饼干,谁都想吃上一口,明明土地面积是欧洲第二大,三十年前更是有一手好牌,今天看来,貌似打得稀巴烂。

咖啡上好之后,我和维拉寒暄着日常,随后我又把话题拉到她家乡的情况,从目前态势聊起,我顺势问道:维拉,上次你说关于斯拉夫的历史,我还想了解多一点,能不能再给我介绍一下?

维拉嫣然一笑,喝了一口咖啡:自从我学习了中国文化之后,对自己的民族有了更深的了解。其实我们斯拉夫民族历史也不太久,从东欧波兰起源,往南欧迁徙的过程中,先后给罗马人及日耳曼人『打下手』,除了一部分留在南欧,还有一部分返回东欧基辅,当时基辅是可萨人的地盘。

我好奇问道:可萨人是什么民族?维拉继续讲开来:可萨人其实是被你们的汉唐赶过来的以匈奴人为主,混合了回纥人等其他民族的结合群体,他们从你们这边带来了先进的科技,占有优势地位,所以才有资本与罗马人联合,一起压制当时罗马人眼中的三大蛮族(凯尔特,日耳曼,斯拉夫)。

这可萨人东西结合,融会贯通,当时在基辅的可萨人已经从萨满信仰改信犹太信仰,今天的可萨罗斯柴尔德就是他们的后裔。我们不满可萨人的严厉,请了北欧日耳曼罗斯人(瓦良格人)来相助,赶走了可萨人,在基辅稳扎脚跟,但日耳曼瓦良格男人却赖在这里不走了,和斯拉夫人结合形成了新的斯拉夫民族。

所以我们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俄罗斯才有这么多金发碧眼的元素,同时也是斯拉夫民族看重日耳曼人的主要原因,毕竟我们的父系是来自于日耳曼人。

安稳了约两百年之后,蒙古人又来了,他们依托可萨人的带路,在我们斯拉夫的地盘建立了金帐汗国,我们斯拉夫民族这回又接受了蒙古基因,但仅仅是限于基辅以东,在基辅西边还基本保留着比较纯正的日耳曼血统。

我听到这里,感觉斯拉夫民族也挺坎坷的,处于东西方大草原交汇处,碰撞激烈。维拉抿了一口咖啡缓缓说道:蒙古人走后,我们乌克兰又面对着奥斯曼和波兰立陶宛公国,内部还有东西两边的哥萨克人纷争,俄罗斯趁机与基辅以东结合,一发不可收拾,获得出海口,也就是那时候凭借着鞑靼哥萨克人『来到』了你们这边的远东。

听了维拉这话我心头一抖,这个确实很熟悉。维拉笑着不语看着我,我有点尴尬,“你继续”,我喝了一大口咖啡,快要被呛到了。维拉继续说:后面到一战时,由于日耳曼血统的关系,我们请来了德国人,但他们战败了,我们和俄罗斯在『锤子和镰刀』之下结合了起来,二战时德国人又来了,对于德国人的到来,基辅东西两边的态度截然不同。

虽然如此,但是在距今八九十年前,在农业与工业的碰撞过程中,我们乌克兰也有一段很痛心的历史,不亚于你们的西晋那段经历,人类中『不可言,不可看』的事情至今我们都不愿意再提,你们经历了1600多年都不忍直视,何况我们距那段历史还没有一百年。

上世纪几十年期间的短暂高光遮盖住了那一段痛心史,但在三十年前又被重新刨出来了,还连带把几百年来的各种情绪牵扯出来,再加上蒙古血统的原因,被西边的日耳曼人把斯拉夫民族视作“不纯“日耳曼,所以才会有今天在乌克兰发生的这些事情,维拉说完心情有点沉重不语。

我听了维拉这番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历史,也有自己的体会,首先是一个民族必须要有文化认同,其次是不能乱,一乱的话就成为人家的『夹心饼』。看着天色不早,感谢乌克兰女孩维拉的邀约交流,拥抱告别,择日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