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女孩想在中国做吃播

23岁乌克兰女孩,放弃做日收上万的模特,想留在中国改行做吃播

口述/Mari

撰文/小靥

всім привіт(大家好),我叫Mari,是一位在中国做洋模特的乌克兰女孩,今年23岁。从l6岁来中国做模特,转眼已经7年,身价巅峰时期一度达到时薪人民币3000元。有很多人羡慕我的这份工作,可我却是为了帮父母还债,不得不做。如今马上自由的我,不想再靠脸吃饭了,想出去走走,好好看看中国。

我和中国的情缘,早就在父母那一代就注定了

我的家乡在乌克兰敖德萨,这里不仅是乌克兰最美丽的城市之一,而且还是乌克兰的文化中心。这里大学林立,我的父母就是敖德萨大学的社会学特聘讲师,他们主要研究人类面临的人口、资源、环境等几大问题,所以对中国分外感兴趣,甚至可以说对这个超级大国非常的痴迷。

我的父母,母亲是不是比我更漂亮?

小时候我在家里经常能看到关于中国的图集,横亘在山岭之间,如同东方巨龙蜿蜒的长城、九曲十八弯的奇怪黄河水、还有不同于乌克兰风格的建筑群,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我12岁那年,母亲还把我送到了敖德萨孔子学院学习,在这里像是打开了新世界一样,我和众多的乌克兰小伙伴在这里学习写汉字、说汉语,跟着武术导师学习中国功夫,虽然累,但我如痴如醉。我越是接触中国文化,就越发觉察出中国的神秘,随着学习好不容易揭开了她的一层面纱,却发现在这层面纱之下还氤氲着层层迷雾,不深入其中,无法看得真切。

原本我的计划是等我进入大学,争取学校的交换生名额,前往中国留学,走进中国,发现中国。但却因为父母的一场投资失败,不得不加快了速度。

2013年,研究社会学的父母,看好国内一处石墨矿资源,投入了全部积蓄又借贷了近四百万格里夫纳投资开办了一家石墨矿,刚开始因为石墨质量上乘,生意红火。可没想到13年末,乌克兰就爆发了政府危机,政局的动荡,让平民的生活每况日下,石墨的进出口生意不可遏制的锐减,父母投资的石墨矿最后赔的一塌糊涂。

父母投资的石墨矿

一群债主上门逼债,学校也给父母施压,最终父亲一个人独揽债务,辞去大学的工作,才勉强保住了母亲的一份工资。我的家庭也从乌克兰中产阶级,沦落到了最底层。

我欲哭无泪,不知道该怎么帮助父母,恢复家庭。一年的时间,我几乎没有听到过父母的笑声。

就在我感觉走投无路的时候,得益于父母良好的基因,16岁我的身高达到了172cm,身材保持得还算可以,所以我遇到了赚钱帮父母还债的契机——到中国做洋模特。

那年,我和父母去拜访一位刚从中国回来的朋友,知道我家困境的他,极力邀请我利用暑假到中国做模特,并给了我们都难以拒绝的理由:

在中国,像我这样条件的洋模特时薪能高达人民币1000-3000元,每周的工作不低于20小时,除去中间环节的各种抽成,三个月我至少能赚10万人民币,约合40万格里夫纳。

要知道,那个时候乌克兰国内平均月工资还没有达到1万格里夫纳(不到人民币2500元),而我到中国做模特三个月就能赚40万,平均一个月10多万格里夫纳,这对我们一家来说是最大的解救。

来中国做洋模特的前辈们

虽然很现实,但不可否认,我想都没想就答应来了中国,从规划中大学生的身份,转变成了洋模特。

为了转变这个身份,我白天上课,晚上到父母朋友的模特培训班进行系统的模特培训,在这里我遇到了很多梦想着到中国“淘金”的同胞,本来对外貌比较自信的我,在这里发现自己有多逊色。

我参加模特训练时的场景

国际上都在谈论的:乌克兰出美女,原来是真的(可惜,我不是其中一个)!

不过好在我拥有在孔子学院上课的经历,不管是汉语还是对中国文化的了解,我在同批的模特培训人选中,都占据绝对优势。

我和中国的缘分,像是冥冥中注定,同年七月,我成功地踏上了梦寐以求的中国热土。

为了家庭,模特这碗青春饭我吃了七年,酸甜苦辣,更与何人说?

来到中国,我还没顾上欣赏她的绝世容颜,就淹没在各种世俗之中,我发现,原来洋模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

初临杭州的我们

我们抵达的城市是中国电商之都——杭州,下了飞机被中国的模特经纪公司安排在滨江的一个小区,一套三居室,要住5-6个人,我和另一个女孩Matty挤在一间十几平米的房间,每人一张行军床。

第二天一早,我们被带到摄影基地试镜、选拔、签约,一同进入摄影基地的还有其他来自不同国家的洋模特,比如:俄罗斯、立陶宛,甚至还有来自拉美的小麦色皮肤美女。

我和Matty的合影

当得知签约1:10的淘汰比例时,我明显感觉到了摄影基地的躁动不安,我的心里也不平静,我害怕失败,害怕不能帮父母还债,害怕还没来得及在中国走走,就哪来回哪去……

不过好在我发挥出色,加上能用较为清晰的中文和考官沟通,赢得了模特公司的青睐。幸不辱命的签约,以时薪1000的身价,正式开始了我的模特生涯。

等待化妆试镜的我正在玩手机

说到这里,或许很多人会以为我苦尽甘来,但你要明白,赚钱从来都是件苦差事。

7、8月份的杭州,热的鸟都不叫了,躲在树荫下乘凉。而我却要在毫无遮荫、近40摄氏度的室外,穿着羽绒服,变换着上百种Pose。一场拍摄下来,像是蒸了次桑拿,整个人都脱水了。

中国那么多美食,为了保持体重维持在100斤以内,很多高热量的食物我不敢尝试。因为一旦超过体重线,降时薪都是小事,最可怕的是,很有可能几天接不到拍摄订单。

化妆ing……

比如一个在圈内被称为“俄罗斯白天鹅”的女模特,因为频繁的应酬,有了一丝小肚子,工作量从一周20小时直接减少到6小时。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冒险,毕竟我还是个学生,能替父母挣钱的时间也就这三个月。所以我在中国的这段时光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像一个只会赚钱的机器,莫得感情……

换了衣服,准备前往摄影棚

16-18岁这段时间,我就像个候鸟一样,每逢7月份飞来中国,到了9月份,飞回乌克兰。积累的拍摄经验,让我的时薪从1000涨到了3000。3年时间,我帮父母还了近300万格里夫纳的外债,让我们的家庭重新看到了希望。

说实话,我当时的感觉就是,“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当初图集中的一切,好像都不存在。

当没有经济压力的时候,我再回中国,发现她一如儿时记忆般美好。

大学的时候,父母不想因为他们的债务,耽误我的学业,劝我留在乌克兰,用心功课。沉寂了一年,大二的时间,我争取到了学校到中国的机会,做汉语言进修生。

吼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为了解决在中国的生存问题,我还是会接一些模特的工作单,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时薪从原本的3000元,降到了2000,到了21岁之后,再降到1500。洋模特这碗青春饭,过期地真得有点快……

不过没有了经济压力之后,这都变得无所谓了。除了学习和工作,大部分的时间我用来欣赏中国的美景,更是尝试了很多从未吃过的美食。

我买的小面人,吃货本质的我喜欢胖胖的二师兄

在西湖断桥边,我像曾经的白娘子一样撑着油纸伞走过;在巍峨的八达岭长城,留下了足迹;乘着游船,我观赏了黄河泾渭分明的奇观;我探访过紫禁城、吃过西安的肉夹馍、品尝过广东的佛跳墙……

原来那个让父母痴迷的美好中国,真的存在,之前,是生存的压力蒙蔽了我的双眼。

如今23岁的我,不再想靠脸吃模特这碗青春饭。未来,我想留在中国做一个旅行吃播,用脚步丈量中国的土地,向更多国外的朋友介绍中国的风姿。哈哈,最重要的是要尝遍中国的美食,弥补我之前做模特对胃的亏欠。

狂撸中国美食的我,哈哈哈

不过,之前和我一起旅行的同学,在大学毕业之后,为了彼此的前程各奔东西,我的中国朋友,你……愿意做我的同行人吗?

Next Post

带你了解乌克兰,

周三 12月 8 , 2021
乌克兰有多“开放”?带你全方位了解乌克兰,与传闻中不太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