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斯·舍甫琴科

乌克兰伟大诗人及艺术家塔拉斯·舍甫琴科及其作品

塔拉斯·舍甫琴科(也译谢甫琴科,Taras Shevchenko,1814-1861年),乌克兰诗人、作家、艺术家及人道主义者,被誉为乌克兰最伟大的诗人和乌克兰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他的文学作品被视为近代的乌克兰文学,甚至是现代乌克兰语的奠基者。舍普琴科通过诗歌号召乌克兰脱离沙皇俄国的统治,他由此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英雄,并为自己赢得了民族主义作家的声誉。他在画作和雕刻中反映出自己对农奴制的憎恨。舍甫琴科出生于乌克兰的基辅,出生后是农奴身份。他的主人发觉他的天赋后,于1832年送他去圣 彼得堡给一名肖像画家做徒弟。在年度帝国艺术学院的考试中,舍甫琴科以一幅风景画获得银勋的奖状。次年1840年再次在考试中获得银勋,这次的作品是名为《奉献面包给狗的乞丐男孩》的油画。1838年他的艺术家朋友帮他赎回了自由。随后他就进入圣彼得堡艺术学院学习。《卡巴扎》(1841年)是舍普琴科的第一本诗集。《梦》(1844年)是他的第一首诗歌。1847年,由于舍普琴科加入一个地下民族主义协会的事情暴露,他被强迫参军并被送往中亚。直到1858年他才回到圣彼得堡。 
塔拉斯·舍甫琴科181439日生于基辅一农奴家庭,186135日卒于圣彼得堡 。14岁时被迫给地主当僮仆。1831年随主人去圣彼得堡 。1838年经人帮助赎身为自由人。同年被介绍到美术学院学习 ,并开始诗歌写作 。。他开始创作诗歌并于1840年出版了第一本诗集《卡巴扎》。书名指的是古代的乌克兰诗人,他们在乡村四处游走吟唱史诗歌曲,通常弹奏一种名叫卡巴扎的弦乐器。这本诗集在乌克兰人的精神传承中具有特殊地位,舍甫琴科自己也由此被称为卡巴扎。其中长诗《卡泰林娜》描写一个被欺凌的妇女的痛苦和死亡,揭露沙皇军官的虚伪,是他的代表作之一。伊凡·法兰科(英语:Ivan Franko)作为比舍甫琴科晚一辈的乌克兰诗人曾说道:《卡巴扎》是诗歌的新境界。她的清澈、宽宏及优雅,就像泉水、冷水和火花般爆发出来,(这些特质都)不见于从前乌克兰的文学写作中。舍甫琴科1841年发表抒情长诗《海达马克》,歌颂乌克兰农民在历史上反对波兰贵族地主的斗争。1845年从美术学院毕业,并获自由艺术家称号。他留下了很多美术杰作。 
  舍甫琴科于1843 1845年曾深入实际调查采访,逐步确立了革命民主主义思想信念。他将这一时期的诗汇编成集,以《三年》为书名出版。诗集中《梦》、《高加索》、《遗嘱》等篇均具有强烈的反对民族压迫、反对专制制度的革命倾向,标志着诗人的创作进入新阶段。1847年因参加秘密政治团体遭到逮捕、流放,后又被迫服兵役,接受管制,直至1857年恢复自由。在这一时期,他曾用俄文写了《音乐家》、《艺术家》等带自传性质的小说。晚期诗歌号召人民起来革命。他的创作对乌克兰文学曾有重大影响。 
舍甫琴科在往后的几年专注于新诗集、绘画、版画及修订他的旧作。但被流放的多年后他身上的疾病开始恶化,在他186147岁寿辰后的一天于圣彼得堡去世。他先被埋葬于圣彼得堡的斯摩棱斯克墓地(非东正教属墓地),但为了履行塔拉斯在诗中《遗嘱》的遗愿,他的朋友安排用火车将遗体运出莫斯科,接着以马车转送到他的故乡,最后于58日安葬于卡尼夫(英语:Kaniv)的僧侣山,面对着基辅罗斯文化的母亲河──第聂伯河。后世人为纪念舍甫琴科又称呼这座丘陵为塔拉斯山,在其墓冢上树立起一座高大的纪念碑,构成了卡尼夫展览馆-保育区的地标之一。舍甫琴科死后的7日也就是1861年农奴解放改革(英语:Emancipation reform of 1861)的宣布之日。 
塔拉斯·舍甫琴科是乌克兰伟大的诗人、作家、剧作家、艺术家、政治和社会活动家。这位极具天赋的诗人把自己毕生精力和心血都奉献给了祖国和人民,为祖国的独立、人民的幸福、民族的语言、文化和历史的遗产而坚强奋起拼搏。塔拉斯·舍甫琴科享誉世界,在许多国家都能看到他的纪念碑和作品译文。乌克兰各院校、剧院、广场、街道、城市都以他的命名。乌克兰国家歌剧院、基辅国立大学、基辅市中心林荫道都以这个值得民族骄傲的名字命名——塔拉斯·格里戈里耶维奇·舍甫琴科。 
塔拉斯舍甫琴科的诗在二十年代时,郭沫若也曾翻译过。中国有40位以上学者翻译介绍过舍甫琴科的作品,特别是鲁迅、郭沫若、茅盾、周作人、萧三、戈宝权等名家均参与过。 

  当我死了的时候, 
  把我在坟墓里深深地埋葬, 
  在那辽阔的草原中间, 
  在我亲爱的乌克兰故乡, 
  好让我看见一望无边的田野, 
  滚滚的第聂伯河,还有峭壁和悬崖; 
  好让我听见奔腾的河水 
  日日夜夜在喧吼流淌。 
  当河水把敌人的污血 
  从乌克兰冲向蔚蓝的海洋…… 
  只有那时候,我才会离开 
  祖国的田野和山岗—— 
  我要一直飞向 
  上帝所在的地方, 
  但在这样的日子到来以前, 
  我觉不会祈祷上苍。 
  把我埋葬以后,大家要一致奋起, 
  把奴役的锁链粉碎的精光 
  并用敌人的污血 
  来浇灌自由的花朵。 
  在伟大的新家庭里, 
  在自由的心家庭里, 
  愿大家不要把我遗忘, 
  常用亲切温暖的话语将我回想。 
   
  18451225日于彼烈雅斯拉夫  戈宝权 译 
   
  *这首诗是谢甫琴科一八五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乌克兰的古城彼烈雅斯拉夫卧病时写成的。原是没有标题,但由于诗里写出诗人死后的遗志,因此一向被称为《遗嘱》。这首诗曾由很多乌克兰作曲家谱成歌曲。 

《阴暗的天空,沉睡的波浪》 

阴暗的天空,沉睡的波浪 
在远方黑暗中的海岸旁 
虽然没有风吹雨打 
芦苇却像带着睡意似的弯倒在地上 
天哪!我在这所没有上锁的牢狱里 
在这片荒凉无用的大海上 
忍受忧愁的折磨 
过着悲惨的生活 
我能向谁打听 
究竟还要待上多少时光 
干枯的野草一声不响 
象活着似的倾倒在地上 
它不肯向我说出真话 
我也找不到一个人可以询问商量 

1848年于科思——阿拉尔岛

Next Post

莱斯雅

周六 6月 3 , 2017
1996年乌克兰发行的杰出人物–莱斯雅-乌克兰卡 […]